<var id="zd1lb"></var>
<var id="zd1lb"></var>
<var id="zd1lb"><strike id="zd1lb"><thead id="zd1lb"></thead></strike></var>
<var id="zd1lb"><video id="zd1lb"><listing id="zd1lb"></listing></video></var>
<cite id="zd1lb"></cite>
<cite id="zd1lb"></cite><var id="zd1lb"><strike id="zd1lb"></strike></var>
<cite id="zd1lb"><video id="zd1lb"><listing id="zd1lb"></listing></video></cite>
<var id="zd1lb"></var><var id="zd1lb"></var><cite id="zd1lb"></cite>
<cite id="zd1lb"><video id="zd1lb"><listing id="zd1lb"></listing></video></cite>
<var id="zd1lb"></var>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行业资讯 » 正文

接连两任掌门人忽然离世 大亚圣象宗族争权的戏剧性回转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6-02  浏览次数:24
核心提示:5年前第一任掌门人突然离世,没有安排,没有遗嘱,令一家蒸蒸日上的家族企业陷入惨烈的争权宫斗。2020年5月31

  5 年前第一任掌门人突然离世,没有安排,没有遗嘱,令一家蒸蒸日上的家族企业陷入惨烈的争权宫斗。2020 年 5 月 31 日,第二次掌门人的突然离世,却让这场家族争权内斗出现了戏剧性反转。

  2020 年 6 月 1 日,大亚圣象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陈晓龙因突发疾病,医治无效,于 2020 年 5 月 31 日不幸逝世。陈氏两兄弟焦灼的实控权纷争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落下了帷幕,不免令人唏嘘。

  但这一发展超 40 年历程的 “ 商业帝国 ” 将如何摆脱此前 “ 内耗 ” 带来的债务逾期风波呢?让我们回顾一下这件事的始末。

  创始人意外离世,三年后家族内斗掀起 “ 腥风血雨 ”

  如果 2015 年 4 月 28 日上午,陈兴康没有意外摔伤身亡,大亚集团或许就没有今天的烦恼。

  陈兴康一手缔造的大亚 “ 帝国 ”,经 3 次创业、数度变革,发展成为包括家居、包装、汽配和转型产业四大业务板块的民企巨鳄,大亚集团还是中国民营企业制造业 500 强。其间,陈兴康还于 1999 年将集团旗下子公司江苏大亚新型包装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现 “ 大亚圣象 ”)送上 A 股。

  2015 年,年近古稀的陈兴康,仍掌控着集团公司和上市公司大权,也似乎没有考虑过接班人和家族财产继承的问题。

  公开资料显示,在世之时,陈兴康个人直接持有意博瑞特 51% 股权和卓睿投资 100% 股权,两家公司分别持有大亚集团 63% 和 18.87% 股权。大亚集团为大亚圣象控股股东,陈兴康就此实现对大亚集团及上市公司的控制。

  此外,陈兴康和遗孀戴品哎育有一女二子,分别为陈巧玲、陈建军和陈晓龙。但其生前并未给妻儿分配任何股份,甚至没有安排子女在公司担任重要职务。幼子陈晓龙在大亚集团的最高职务为财务总监助理,长女陈巧玲和长子陈建军从未参与家族企业管理。

  由于去世太突然,陈兴康并未就遗产分配、集团接班等重大问题留下遗嘱,这为家族后来的内斗留下祸根。

  陈兴康去世后,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其妻戴品哎继承其遗产的 50%,剩余 50% 由戴品哎与一女二子平均分配。最终,戴品哎持有意博瑞特和卓睿投资 31.875%、62.5% 股权,3 个子女平均持有两家公司 6.375%、12.5% 股权。

  另外,上述四位创始人亲属还于 2015 年 8 月签署了一致行动人协议,共同成为大亚集团、大亚圣象的实际控制人。若四方难以达成一致意见,则由戴品哎按照其意见决策并执行。

  至于接替陈兴康的人选,彼时有传言称,陈氏家族成员之间约定,由陈建军、陈晓龙兄弟二人 “ 轮流坐庄 ”,三年轮换一次,但这一传言并未得到陈家人证实。

  公开资料显示,2015 年 7 月,陈晓龙率先出任集团董事局主席、总裁,任期三年。同年 9 月,又当选大亚圣象董事长。在其掌舵期间,大亚圣象形成了当前纯木业格局,营收规模虽有所波动,但归母净利润从 2015 年的 3.18 亿元增加到了 2018 年的 7.25 亿元。

  如果传闻的家族 “ 三年之约 ” 属实,那么 2018 年 7 月,当是陈建军走马上任之时。而 2017 年 5 月,陈建军当选大亚圣象董事,似乎是在为兄弟之间的轮值做准备。

  然而,看似平静的局面之下骤起波澜。

  兄弟矛盾公开化,母亲 “ 关键一票 ” 投给长子

  2018 年 7 月,大亚圣象突发公告称,解除陈建军上市公司董事等职务,并推荐吴文新为新任董事,理由系 “ 防止公司出现家族企业的诟病 ”。陈晓龙大权在握,在董事会上投出反对票的陈建军未能改变这一人事调整。

  至此,陈氏兄弟矛盾公开化,而此时,母亲戴品哎把 “ 关键一票 ” 投给了陈建军。同时,戴品哎将其持有的意博瑞特 31.525% 股权和卓睿投资 54.5% 股权转让给陈建军。至此,陈建军持有的两家公司股权升至 37.9% 和 67%,实际成为大亚集团控股股东。

  ▲戴品哎股权转让前后,陈氏兄弟持股情况。

  但股权的转让未能顺利推进权力的交接,兄弟二人仍交战不绝。2018 年 8 月 2 日和 27 日,意博瑞特、卓睿投资分别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委派陈建军担任公司执行董事兼经理,并同时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同时指出,因陈晓龙拒绝移交公司证照、公章印鉴、财务账册等公司财物,两家公司已向丹阳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2019 年 4 月 17 日,卓睿投资又发布决议,撤回对陈晓龙大亚集团董事长的任职委派,改为委派陈建军出任大亚集团董事长,并宣布实施临时特别措施,期间一切需审批事项需报送陈建军签字。

  但陈晓龙并未服从,隔天 2019 年 4 月 18 日便通过其掌控下的大亚集团发出红头文件,宣布卓睿投资委派董事长以及颁布的临时管理措施均无效。此外,关于移交公司证照等事宜也未执行。

  你来我往之下,“ 兄弟反目 ” 已经演变成对簿公堂,纷争也从公开互怼延伸到法庭之上。

  2019 年 7 月 23 日,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裁定意博瑞特于 2018 年 8 月 2 日作出的股东会决议有效。3 天后,江苏省丹阳市人民法院做出裁定,要求陈晓龙返还意博瑞特公司证照及印章。

  企查查信息显示,受此影响,大亚集团法定代表人已于 2019 年 8 月 10 日由陈晓龙变更为陈建军,并由陈建军出任集团董事长、总经理。但陈晓龙仍是大亚圣象法定代表人、董事长、董事。

  据报道,针对这起控制权纷争,双方发起了一系列诉讼,除上述镇江中院终审判决外,还有一些尚未结案,处于二审程序中。陈氏家族的纷争愈演愈烈。

  股权质押率达 91.65%,债务违约风险加大

  2019 年 8 月 15 日,大亚圣象发公告称,大亚集团为江苏晶工工具有限公司在招行南京分行贷款本金 1900 万元及相应利息提供连带担保责任,因被担保人无力偿还,大亚集团持有的大亚圣象 700 万股份,被强制执行司法冻结。

  截止公告日,大亚集团累计被司法冻结的股份数量由 2019 年 7 月 27 日公告的 263.36 万股升至 963.36 万股。此外,大亚圣象 2.33 亿股被质押,质押率达 91.65%。

  2019 年 8 月 27 日,大亚圣象家居股份有限公司(000910.SZ,以下简称大亚圣象)发布 2019 半年度报,上半年营收 30.83 亿元,同比下滑 2.45%,为近三年来首次负增长;而 1.97 亿元的归母净利润虽同比增长 9.57%,但增速较去年同期减少 18.97%。这个数据并不令人意外。

  股份遭冻结背后,大亚集团及旗下子公司面临资金压力。3.69 亿元银行借款逾期未能及时。7 笔借款逾期中,有 5 笔出现在 2019 年大亚家族内斗最激烈的时候。除此以外,招商银行镇江分行向大亚集团连发三道《提前还款通知书(担保书)》,要求立即履行担保责任,归还借款人所欠全部贷款本息及相关费用,涉及金额超过 1.5 亿元。

  在二级市场上,大亚圣象的表现也非常差。自 2018 年 1 月以来,公司股价从最高的 26.30 元一路下跌至 10 元以下,截至 6 月 1 日记者发稿,股价 15.80,比上一个交易日上涨 10.38%,不知是否与如今兄弟纷争尘埃落定的新闻有关。但其市值从最高的 127.71 亿元缩水至 6 月 1 日的 87.37 亿元,仍然是缩水 40 亿元。而此前遗留的债务 “ 黑洞 ” 问题该如何解决,记者仍未看到相关说明。

  继承问题在中国家族企业中普遍存在

  现如今,中国的家族企业已经占全部私企 85% 左右。据普华永道发布的 2018 年全球家族企业调研中国报告《价值观和理念打造中国家族企业竞争优势》显示,在 2018 年的调查中,仅有 21% 的内地家族企业表示目前有制定继任计划,而 2016 年的相关比例为 35%;这一比例也低于香港 43% 以及全球 49% 的平均值。

  为何内地家族企业并不倾向于制定继任计划,普华永道中国中区私人财富服务主管合伙人王蕾分析称: 第一代企业主对所创立企业的情结或许是他们不愿意放手的部分原因。但另一方面,第二代继承人对职业有着新的想法。相比其可能将要继承的家族企业,更多人将视角转向更热门及新兴的行业,比如银行、投资和科技行业。

  从个人履历来看,大亚集团长女陈巧玲一直在当地银行工作,从未参与家族企业管理;长子陈建军长期任职当地机关,没有管理过企业;幼子陈晓龙在大亚集团的最高职务为财务总监助理,也未进入过权利核心。这也正是说明了,大亚集团中确实存在着一代和二代的磨合问题。

  而这样的磨合问题在内地的家族企业之中也经常出现。杭州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宗庆后之女宗馥莉,就曾明确表示不希望接手父亲打下的江山。

  那么,家族企业面对继承难题,有什么方法可以有效缓解家族内部矛盾,避免出现继承纠纷呢?对此,北京维京律师事务所杨林峰律师表示,有三种方法可以有效地规避股权继承纠纷。

  首先,家族企业的继承问题更多是商业问题或者是社会问题,当然也包含了法律政策。比较可行的方法是提前制定家族企业继承规划,确定和培养家族企业实际经营继承人,让该实际经营继承人逐步获得其他股权继承人的认同。对于家族企业而言,让下一代参与业务非常重要。这种方法也可以有效解决一代、二代之间的磨合问题。

  其次,家族信托的方式也可以对家族企业进行集中管理,但是目前受限于相关政策法规的不完善以及相关信托人才的缺乏、相关信托市场的认可度和规范化水平不高等因素,实施起来有一定的难度。

  第三,通过同股不同权的方法也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我国公司法规定同股必须同权,但目前有一些国外公司,以及在外国(地区)上市的国内公司,实行 AB 股制度,即将公司股票分高、低两种投票权,高投票权的股票每股具有 2 至 10 票的投票权,称为 B 类股,主要由管理层持有;低投票权由一般股东持有,1 股只有 1 票甚至没有投票权,称为 A 类股。实行投票权与财产受益权分开的方法,使得管理层可以持有少量股权但拥有大量投票权的方法来控制公司的实际运营。

  总之,虽然继承难题普遍存在于国内家族企业之中,但也并不是无法解决。企业家们想要自己的子女顺利继承家业,还是需要提前规划好企业的继承规划,让下一代实际参加到公司运营之中,一些公司还可以通过家族信托、AB 股的形式有效规避家族继承难题。


风光互补监控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Powered by DESTOON
 
免押金麻将群